山寺盛

此号主刷影视。
箭闪大法好冬盾也吃大胸联盟好!!
POI AHS KINGSMAN 大法好好好其他吃杂都吃!!微博@koromini
来找我玩!来找我玩!来找我玩!重要的事说三遍!!!约稿请私信=v=

又一轮老图清扫运动中的画画素描装装逼【这画居然翻出来了!!感动!!一年前的啊!

附带一个苏苏虐虐的长段子【毕竟我如此深爱过这一对cp


                                                    冷光

月光这种冷寂的东西,跟面前这个该死的,也是冷冰冰的东西真他妈是太配了。

Watson在莫名赞叹眼前情形的时候,却又忍不住发出这种温热的,带着几丝冲动的轻骂。

这种感觉就像零下30度的玻璃碎片,在钢铁质感的桌子上划出带有泛冷闪光的划痕。他感觉自己微妙的站在冰窟和地狱的平衡点上,而维持着一切的秤砣,就是这个一如既往冰冰冷冷,现在刚拉完一曲精彩的柴可夫斯基提琴曲的,沉浸在乐音高潮余韵如同刚刚射|精了一样的男人。

月光抚去一切岁月的痕迹,他的脸却如雕刻的古罗马神像一般投下厚厚的阴影。阴影附着在身后,吞噬着光,一如从前,

一如从前,

一如从前从楼顶毅然跳下,一如从前利落爆头时飞溅的血液,一如从前在飞机前回首时冰冷如刀割的眼神。

强光太强把他浑浊眼球里所剩不多的水分全逼了出来,他却这样咒骂着,绝望着。相识纠缠十多年以后这个男人还是高高的站着,只是看着发生的一切,如同披着恶魔孩童皮的神祗。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因为他的血管里泪泪流动着鲜活温暖的血液,他会愤怒,会呐喊,会精疲力尽后无助的发现他发笑时,自己正在思考。*1

他想cao他。想狠狠地gan他。

想不顾一切好像飞蛾扑火一般的证明自己的存在。狠狠地看着他冰冷泛着月光的皮肤,临近高高的颧骨的部位被狠狠吞噬,翻出淡粉色一样冰冷的血肉。

他想毁灭,想放弃,想挣扎,却又没有一丝力气再徘徊。

猛地冲上前,Watson拽住定制优良的西装后背一把扯了过来。失去平衡两人摔倒在地,叮叮当当蒙着灰尘的各种仪器化为晶亮的粉碎颗粒。

他的右肩狠狠被地上的钢钉刺入,他的手臂划过玻璃碎片开始大量出血。刺眼的红色蔓延,然而这都不算什么,不算什么。算得了什么!

比起三年的分别,这算什么。比起淡然的欺瞒,这算什么。比起虚假的泪水,这算什么。比起永远无力给予的温暖,这又算什么。

却都不如他心中燃烧着的,却冰冷无比的东西那样,那样炽烈,那样痛苦。

他勒着这具几乎以为没有温度的瘦长身体,暴虐一般的咬上脖颈,狠狠撕扯,却没留下破口。

牙关的战栗根本无法控制。而此时用尽全力撕咬的男人,绝望的发现自己如此疲累,如此苍老。如同行将朽木的老人,用附着松垮皮肤的唇磨蹭着更加饱满的身躯。

还是做不到毁灭与残忍。

他再次用尽全力咬了下去,而下一秒,一直沉默没有动作的人,却忽然抬起骨节修长的手,以他几乎不可能拥有的力量,狠狠地掰过他的脸,再以最尖锐的牙,直直地就撵了上去。

这纯粹是野兽的撕咬,而也没有一丝温度。

恍然中Watson看向被他夺走月光的男人,也只是勾勒过无数次的剪影。但不一样的是,失去月光的掩护,他看上去竟然如此的苍老。眼角细密的皱纹都无法遮掩,笔挺的鼻梁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些变形。

而那双眼睛,那双曾像猫一样的矫捷灵动却又冰冷无比的绿眼睛,

Watson狠狠地,完全不合Holemes频率的动用起隐隐松动的牙齿,而在鲜血如释放的绝望快感一般弥漫口腔的同时,他死死地,狠狠地盯着那双眼睛。

那双曾像猫一样的矫捷灵动却又冰冷无比的绿眼睛,如今层层沉淀着那么多沉重的东西,变得如他的一的般浑浊,却竟有一丝炙热的痕迹。这双不再美丽的眼睛,面对着他,面对着John·Watson,如此疲惫,早已经无法灵活转动挑衅。

Sherlock的舌头带着腥味冲过上颚,带着恶心与刺痛宣泄的刺入深喉。

黑暗中交叠的身影,心甘情愿堕下如两片黑色羽毛燃烧后的灰烬。血液到处蔓延,流动的红色映着浅浅一条着金属光芒,浸没反射着刺眼,冰冷锐利的冷光的一片又一片尖锐玻璃碎片。月光下空无一人,灰尘静静起舞的同时淫靡的水声在黑暗中尖锐的摩擦。如此盛大的,只属于两个绝望之人之间的盛大,永恒的悲剧,多像一场戏剧。

Watson却竟忽然的领悟了。

他唇下的皮肤是不与外表相符的火热。而面前这个人,这个跟他纠缠了十多年而他却从未确信自己真的认识的男人,他的血管在跳动着。

他的心脏里泪泪流动着鲜活温暖的血液,他在愤怒,在无声的呐喊,在精疲力尽的老去,在袒露着心事。

而他,

而他,

Watson低下附着着稀疏眼睫的眼脸,任皱纹在眉间蔓延。

而他,却只能像现在这样,更加用力的撕咬回去,用尽疲惫心灵的全部力量去恨,去发泄,去忽略一切只顾折磨。

他狠狠地将手按压在了Sherlock的脑后,而男人的指甲伸进毛衣,画下一道比一道狠的,鲜红的伤痕。

一切,一切都要泯灭在这铺天盖地的绝望里了。

而他却如此软弱无力,因这情绪而产生的浑浊苦涩的泪水刚到眼眶,却又倒流回心里。

月光下空无一人。

而曾站在那里的人正陪着自己进行这场没有输赢的博弈,赌上一切纠缠,互相撕扯着老去。

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也再无力也没有资格退出这赌局。

他的指甲陷入身上人苍白的皮肤。疼痛更加的刻骨而美丽。

恍惚中好像想起,有那么个人,曾晃动着沉重的黑伞轻松而又绝望的说道:

“你既然不能陪他到最后,当初又何必将他拉下神坛。”





*1【会精疲力尽后无助的发现他发笑时,自己正在思考】:取自“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暗示的足够明显了吧。

本身想发另外一个子博客不想骚扰这里的人。。。但是那里全是不堪回首的黑历史我还是厚着脸皮在这里占个tag算了T T





评论

© 山寺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