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寺盛

此号主刷影视。
箭闪大法好冬盾也吃大胸联盟好!!
POI AHS KINGSMAN 大法好好好其他吃杂都吃!!微博@koromini
来找我玩!来找我玩!来找我玩!重要的事说三遍!!!约稿请私信=v=

【箭闪】【边缘绿光 二】【AU环太平洋|明日边缘】

卧槽我是有多蠢啊!!!WTF发了将近两个星期之后才发现打错BGM了!!这回真是懒得整了,强迫症重发一下吧~



边缘绿光 【二】

配对:箭闪【美剧TV版】   分级:R【中度暴力血腥描写】 AU:环太平洋|明日边缘

弃权声明:我连奖学金都没有,他们属于彼此。

他在“炼狱”上奔跑。

这里只有一片又一片的钢筋,充斥着不堪入耳的电子噪音,而他不能停下。

不能停下。

他曾可以共同战斗的男人,正在其后一步又一步的逼近。他感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淌下,感觉不到痛楚,却知道是周围越来越收紧的铜墙铁壁,在一步又一步的贯穿他的身体榨出血液。这红色到处灵活的流淌,逐渐吞没钢铁的亮白金属。充满威胁感的,一步又一步的前进。

是她的身影。伴随血色一步又一步的前进。充满力量感,却又娇小,从容。

“Oliver,Oliver。”

他后退。

“为什么要杀死我,为什么要杀死我。”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不是我杀死你。”

他颤抖着开口,声音却沙哑而干涩。仿佛生锈的锯子划过实木。而面前的小冬却摇了摇头,面部逐渐狰狞,深绿色的机甲覆盖全身,扑了上来。

他最后看见的是,Slade放大扭曲的,野兽一般的脸。

他大口喘气,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昏暗中他看见Sarah起伏不安的背部曲线,在窗边闪烁着柔和的光芒。而他扫了一眼自己青筋突起的手,有了一种奇幻的不真实感。

微微眩晕,Sarah身上的被子似乎动了一下。

“Sarah?”他的声音真如梦中一般喑哑。而在他轻柔将手附上旁边人身体的一瞬间,他将头探了过去,隐隐期望着看见温和甜美的睡容。

没有。黑金丝雀的战斗护目镜已经破碎,而金色的假发映衬着无色的双唇,有凄惨的美感。身上黑色的战斗机甲,在胸口处被一片巨大的混凝土碎片深深劈开。

他大喘着气,心跳剧烈的跌下了床。手触到身上,一片濡湿。

一手血。

吞噬一切的血液。

红色和绿色的剪影,在眼前疯狂闪烁。Oliver又一次睁开双眼,眼球暴突,蔓延着血色。身旁Felicity被他惊醒地叫声激不起他一点反应。像是想要挣脱什么一般,他颤抖着跑向了实验室架子的旁边。

Flecity摸索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开关。灯光全亮后,她看见他们为此争吵无数次的情景:

Oliver拉开了柜子,正在将一管苯二氮卓*0输入静脉。*1

微微的血丝一缕又一缕的弥漫入透明的液体。

“Oliver!”Flecitiy几乎是尖叫了一声,仿佛触电一般将他手里的针管排开。

“你怎么能这样!”她感到愤怒冲入头脑,几乎无法思考,巨大的能量堵在咽喉,所以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浑身颤抖的她意识到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面前的人完全对她的行为没有一点反应。

“我看看……”她有些夸张的喘了喘气,抚了抚胸,“用量是……”

“全部。”

针管被抢了过来,一举全部注入胳膊。

“你!”Felicity感觉一口气瞬间堵在胸口。

Oliver将针管随手一抛,被身后走来的人一把接住。

“Oliver,我跟你说过了,一人驾驶机甲对脑部神经的伤害极大,你不能再这样下去。”

Dege身上还穿着睡衣,也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但是眼神无比精炼。本身在他的宝贝女儿刚刚出生的时候,他是不应该不呆在家陪她的。但自从KaiJu攻击周期缩短以来,他就开始整夜整夜的呆在实验室研究数据。

“在这样下去,你的根本无法进入睡眠。更加缩短你的寿命期限。”

“Dege,还有十八天。”Oliver回头,眼神已然回复如寒冰一般的平静,但血丝并未消去。

Dege眼前极为飞速的闪过女儿哭闹的脸,以及妻子干练又混合着苦涩决心的面容,只是僵持一会儿,最终还是叹一口气,默然走开。

普天之下,就算无数人在流血牺牲,又何来安宁之处?

“Oliver。”Felicioty这次是真的下了狠心,深吸一口气,露出了她典型带着绝对决心想劝服别人时的表情。

“Felicity。”Oliver叹了口气,刚想开口,实验室忽然开始警铃大作,红光开始在空旷的空间回荡。

Felicity猛地有些手忙脚乱的从柜子的某个隔层内抽出一把精巧的能源枪,拉着Oliver开始后退。而Oliver在眼神变得如野兽般警觉的同时,迅速抽来箭筒,在拿过挂在墙上的弓的同时,用手肘推下了复杂设备的某个按键。

他们头顶的实验室呈圆形的天花板马上变得透明,而不是倒着呈现实验室景象。在解除伪装后,看到那道红色的光,Oliver的眼神立马放松了下来。

拦住Felicity,他往圆顶上射出了一道带线的箭。

-------------------------------------------------------------------------

“Barry,我给你实验室的地址,不是要你来大半夜弄响我的警报装置的。”

Oliver站在已经重新伪装的圆顶之上,因而他和Barry看上去就像是悬浮在半空中一般。

“Oliver,我找你有事。”Barry微微喘着气,但眼神却是少有的坚定。

Oliver别有深意的看了Barry一眼。他在Knifehead事件之后因为各种原因,最终还是又跟这位“Flash”碰面了一次。在训练他的同时,接受各种威逼利诱,最终还是把这个地址告诉了他。

而在造访了一次尖端科学实验室之后,他也逐渐开始对面前的人有了一些了解。

以往他只要黑着脸瞪一眼前来的人,别说提要求了早就乖乖闭嘴了。可是面前这一只不知道怎么的,只会跟小动物一样,一脸阳光笑的傻b无比,完全没感觉到那阴暗浓郁的“生人勿进”的气息。即使有的时候识相的乖乖闭嘴,他面对那闪闪的绿色眼睛*2,偏偏最后还是鬼使神差的说不出拒绝。

而看这样子即使知道半夜前来会惹他生气,还是从中央城跑到了星城来找他,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这样想着的Oliver,看向面前整个人都在发抖的青年。

“Oliver,那天我阻止你除掉的Knifehead……”穿着制服的青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一小时之前刚刚进攻了西厄德。*3”

Oliver安静的站在原地,只是拿着冰蓝色的眼眸锋利的,直直的盯着面前的人。

“又有300多人丧生……”

他终于抬起头,直视着Oliver平静的目光。之前他从不敢直面Oliver那犀利的眼神,一般都是讪笑着掩饰过去。而现在Oliver直视着他,安静中发现青年湿润的眸子其实带着一丝丝深棕,可这也无事于补。

“我在想……是不是他们说得对,我其实不是个英雄,更不是个开拓者。我,我只不过是一个被闪电击中的普通人而已。”

他的声音掺杂着一丝又一丝的痛苦。这种感觉Oliver再熟悉不过。这种状态在怪兽投降日*4之后纠缠了他几个星期。他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但他知道如果没人开导,面前这个发光体就会一步一步被抑制,再无法真心傻笑。【虽然对他来说这是某种程度上的好事】

Barry看见面前的人就这样站在那里,眼神平静锋利,好像没有一丝责怪谴责,心微微轻了轻。过了一会Oliver还是没有开口,他便开始感觉有一点又一点的羞耻和绝望开始慢慢地渗入了心头,直直带着重量沉入胃底。

他真是傻透了。自以为自己有什么所谓的人道主义精神,可自以为懂得很多的自己却造成了三百多个人的死亡。Oliver一定有感觉到会发生什么,所以才对他如此不耐烦。就像看一个撒泼的小孩的样子。而现在自己竟然还来因为这种女生一样的心绪来打扰他……

“别这么想,Barry。”Oliver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先知一般制止了他想逃走的冲动。

“……”Barry瞪大眼睛,直直的,湿润的看着他。

“我想,不是你被那道闪电劈中了。”Oliver的眼神现在看上去竟然有一点称得上是温和,“而是那道闪电选择了你。”

“Barry,你跟我不一样。你是光,你可以利用你的能力,帮助比我能做到的更多的人。”Oliver让这些单词一个又一个的,沉稳的吐出来,“你可以像守护天使一样的,守护者你的墙后的城市。”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面前青年那小脑袋里有什么样的想法,看着那双眼睛,情绪的变化运转如同透明的一般呈现在他眼前。他在因一时冲动打破怪兽求和僵局,造成远不止三百的人数伤亡和东北防护墙倒塌之后,又何尝不是这种状态。然而那时试图阻拦他的人早已丧生在求和战争中。

他一定不能让他面前的,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开拓者因此退缩。Oliver这样给自己的反常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下一步将手中的手臂微微松了些。

“这不是你的错,Barry。”

Oliver好像带上了一点笑意,然而低沉的声音有一种奇异的安抚能力。

“可是……”Barry一方面发现面前的人并没有觉得自己幼稚天真的可笑,因此觉得松了口气。而另一方面又莫名的被安抚了,竟有种想脸红的冲动。即使突变让他的细胞运行速度加快,可事实证明他还是不擅长处理这种状况。

“Barry,你记住我说的话。”Oliver的声音并不像平常那样冷酷而充满侵略性,只是平常,甚至是温和而充满力量的,“你走在这条道路上,每个决定都牵涉到上百人的生死。但没人能轻易判断你的对错。没有人说过具体判断标准,重点不在于这个决定是什么样的……”

“而是你是怎么判断它的。”Oliver的眼神给人莫名的坚定感,在星城万家灯火的映衬下,带着笑意却又闪着光,“这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轻易质疑自己做出的每个决定。”

这样的孩子,本就不应该战斗。他无法道出残忍的真相,也没资格去说什么。于是只能让他拥有自己的信念,不至于被愧疚和人性以及他的责任压垮。

安静片刻,他不自主的屏住呼吸,看着面前的青年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黯然无光,一点一点的,焕发出神采。而嘴角似乎也无法控制似的一点一点咧开,最终进化成了他们初见时那个笑容。

傻里傻气的。

“谢谢,Oliver!”在他根本无法反应过来的瞬间,只剩下一句话,“我们按照约定明天训练场见!”

只剩Oliver一个人站在实验室的顶上。

他按下实验室顶的开合开关漂亮的落地。

“你们谈了这么久?”Felicity正在收拾刚刚因为警报响起被她慌乱碰倒的架子,转过头来带着一丝女人特有的警觉,“Barry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之前你看见他,一次话不过三句。”

却暂时没有得到回答。

她疑惑的摇了摇头,也没有想太多,抱着自己的枕头倒回实验室的床上去了。

而Oliver,站在原地,表情不变,平静的将弓放回墙上。但是第一次掉在了地上,第二次歪了,第三次放倒了,第四次他干脆将弓丢在了桌子上。

在那个傻气的笑容展开的一瞬间,他突然想将那个青年狠狠抱住,死命揉一揉那一头棕毛。

有这样冲动的我一定是疯了。Oliver大步走向“Arrow”参与维修,拿手掩住半张脸,轻咳了一声。

------------------------------------------------------------------------

Joe发现他的儿子,也就是史上最年轻的开拓者,最近越来越不常回家。

虽然尖端实验科研室经常叫Barry去实验各种新的设备,但是从没一次就是一整天,甚至隔夜。而现在距离KaiJu的袭击周期只有15天了。虽然在得知自己的养子决定参加保卫战争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坚决反对。本身被闪电劈了就够倒霉的了。然而在跟Doctor· Wells吵了一架之后,才认识到自己这个儿子已经长大,并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了。

言归正传,现在Cisco应该和博士没日没夜的检修“Flash”。因为新出现了具有特异能力的机甲,报纸就算顶着北联合政府*5的压力,也还是在大肆宣传其与饱受争议的“Arrow”以及“Bat”*6等的合作事迹。

而Barry的情绪却意外地差,越来越压抑。直到三天前,他突然半夜闯回家,而且意外的精神很好,到处乱窜,跟的吃了药似的。

不会真的吃了药吧?三天前的Joe睡眼惺忪,看着自己的养子化为一道红色的光,在自己的房间里乱窜。不由得这么想着。

之后就是失踪,直到昨天才一身疲惫但是很高兴的回来。一回来又接了一个电话说Cisco找他有事,饭都没吃完又化作红色闪电消失不见。

他的意思是,就喜欢上了除了Iris之外的女孩,到外面去鬼混,他没意见。就算也不跟他知会一声,他也没什么意见。但是身上背负着这么多期望和压力,现在还只有十五天了,真的没有问题么?

于是他在费尽心思跟Cisco打了电话之后【因为他没有Cisco电话,实验室电话一般都是博士接】,绕了几个弯谈到Barry目前生活,听到了这个消息:

“Barry最近在接受Arrow的驾驶者的训练……为了这个还兴奋地不行。”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瞬间炸开了。

Arrow

现在他家从来不给他找麻烦的小子,正在一脸茫然地坐在对面。

“Dad?”

“Barry,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跟Arrow的驾驶者认识了。”

“啊……Dad,你怎么知道的?呃……不对,你这么在意这个做什么?”

“Barry,他是个疯子,远离他。”Joe的目光极为严肃,Barry不由得想到,以前他每次做了什么违背Joe底线的事情,比如利用自身能力一个人闯贼窝,带着一身炸弹碎片回来,他就会露出这表情。

“他当然不是个疯子!”Barry声音里有一丝不可置信,“Joe你忘记了么,我从高中开始起看有关他的漫画!”

“这不是一件事!”Joe猛地站了起来,瞪着Barry,“你看看自从怪兽求和后人们对他是什么看法!他以及‘Green Light’‘Super’还有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家伙,一手破坏了好不容易可以求得和平的机会!”

Barry看上去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又露出了每次犯倔脾气时才会露出的坚定神色:“不,Joe,不是这样。根本不是你道听途说的这个样子。你不知道真相”

“我不知道真相?”Joe好像是被刺激了似的,声调一下高了上去,“Barry,你没有经历过K-Day!小子,你根本不知道和平的珍贵!那是场浩劫,而那些自私的疯子,为了掩盖罪行,根本没告诉大众,KaiJu是被先驱*7奴役来入侵地球的。也是受害者!”

“不,不是这样的。”Barry最终还是站了起来,绿色的眸子异常坚定,下颚似乎因咬紧而微微的颤动,“Joe,你看待开拓者的方式,跟OKK的那些人没什么区别。”

“Barry!”他根本没来得及阻止,就看见红色的光一闪而过,桌子上的纸飞了一屋。

估计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了。Joe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真是儿大不由人啊。

-----------------------------------------------------------------------

“Barry,手齐平,专心。”

Oliver的声音传入他耳中,让他吓了一跳。而就在他分神的一瞬间,一支箭贯穿了他的后背。

“你,你竟然射我!”Barry瞪大眼睛大喘气,发出嘶嘶声表明了疼痛程度。Oliver绕到了站立不稳的Barry后方,直接把箭拔了出来。

Bary又是大叫一声,喘了口气摇了摇头保持清醒。隐隐听见Oliver那平静无波的声音。

“听说你的愈合速度很快。”

虽然这声音不带一丝情感,但Barry总觉得这声音里怎么听都有那么一点笑意。

“Barry,这如果在战场,贯穿你的,就是Knifehead的脑袋。”Oliver站到了他的前面,好像是看见了他湿润恍惚的眸子,又十分认真地开始用他特有的的固执的眼光盯着他。

“我知道!”Barry半小时前刚刚跟人吵了架,心里很不舒服,精神实在集中不起来。一冲之下,本身就慢的脑筋根本没有跟上嘴巴的运行速度,“我又不像你,战场上随时提防着,非要死磕到KaiJu死光为止!”

一下安静。

Barry几乎是在转瞬之间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我,我,Oliver,我的意思是,不是你……”

“Barry。”Oliver的眼神一下子沉了下去,好像没有光彩,也看不出情绪。“我跟你是不一样的。”

“不是,你,看我……”Barry简直急的快要哭出来了,却又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他的意思。

“我是个有罪之人,你肯定知道‘Arrow’都干过些什么,我每杀死一只怪兽,即是在残害一条生命,也是在偿还,以最血腥的方式偿还每一份我犯下的血债。”虽然语速较快,但Oliver的表情让Barry看了心里很不舒服。不知道怎么,他看着有些心疼,且一点也不想再在自己偶像脸上看到这种无望的表情,“而你是不同的,你是光。Barry,你不是这场战争里的人,你是自愿披上战袍。你不是在偿还,而是在给与。”

“……没有杀死KaiJu是什么后果……”Barry好不容易说完没说完的话,声音却有些委屈的低了下去。因为他又被Oliver那种专注,让人心里难受的目光盯住了。

“……而你不杀死KaiJu是你的决定,但我不想你在战场上死去。”

Barry一下就愣住了,大脑飞速运转,但是分析不出这段话尤其是最后一句的具体含义。Oliver立马放开了Barry,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

“好了,今天你不在状态,先回中央城吧。”

“不,不是,Oliver!”Barry瞬间放弃了仔细思考这句话。他孤注一掷似的奔上前,拉住面前穿深绿色制服的人的肩。“你,你看!”

Oliver转过身,看见青年将刚刚去除的箭抢了过来,深深地插入了手臂,“你看,这点痛根本不算什么啊,我总不至于因为这个像小孩一样发脾气啊!”

Oliver几乎是呆住了,看着面前明明痛得要死但却非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的稚嫩青年。

“呃,我的意思是,别因为这个就不训练我啊……”Barry一下将箭拔了出来,愣是没忍住嘶了一声,随即又摇了摇头极力想掩饰过去。

“……蠢死了。”Oliver平静的看了一会儿面前这人的蠢样子,最终还是笑了起来。

Barry看着面前的人从身上掏出医用纱布,开始包扎,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微笑的脸。

这时大脑偏巧不巧的加载完成了前面那对话的含义。

呃,笑起来真好看,平时干嘛严肃的板着一张脸。而这样想着的Barry,感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

他继续盯着那个微笑着,细心帮他包扎的人。

心跳的越来越快,正常人要是如此之快的心跳,早死了不知几回了。然而他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听着自己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

奇怪,现在伤口不是在疼痛,每一寸那个男人手指隔着手套抚摸过的肌肤,都开始火辣辣的发烫了。

……

我还真是拖延的无可救药。

------------------------------TBC---------------------------------------

注释:

0:苯二氮卓:本品抑制中脑网状结构对皮层的激醒儿利睡眠(网状结构上行激活系统功能状态相关,能把刺激冲动通过非特异性弥散性投射系统传向皮层,维持兴奋,保持觉醒),抑制边缘系统神经元活动,减弱其对网状结构的激活而利睡眠。同时,对边缘系统的特殊作用能有效减轻情绪活动,对焦虑症失眠效果佳。

成瘾性,即药物依赖主要有两方面:一、心理依赖和躯体依赖。苯二氮䓬类药物可以产生药物依赖,主要由于:失眠→苯二氮䓬类药物治疗→出现反跳性失眠→需要继续药物治疗→产生耐受性→需要加大药物剂量治疗→出现药物依赖→无法终止治疗。这些副作用在短效的苯二氮䓬类药物中最易出现;二、长效苯二氮䓬类药物则显效慢,其抑制呼吸作用与白日残留作用较强。为避免以上的不良反应发生,目前主张以最小有效剂量、短期间断性使用来达到满意的睡眠。按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的规定,苯二氮䓬类药物作为催眠使用不宜超过4周。

1:其实我找不到它的用量5555又不敢乱写,只是保守的写一管【反正原剧里本身就有糖哥不管耐药性不听Felicity劝阻说剂量是全部的情节】,没说多大一管哈。

2:闪闪的绿色眼睛可参照我后面附的那张图。

3:西厄德:阿拉斯加湾的一个良港口。

4:怪兽投降日:KaiJu想逃脱被奴役的命运,向人类伸出橄榄枝。但不明真相的男主以及机甲猎人联盟破坏了盟约。导致第二个K-Day发生,死亡人数上万,也导致KaiJu与人类联合希望的破灭。所以有人前面可能还疑惑怎么会有OKK以及三体这种组织,就是因为KaiJu自身也是受害者。所以民众自那以后多数持与反击架暴动组织一样的意见。

【所以糖哥心理压力也很大啊,这也是他为什么之后说自己是赎罪的原因】

5:北联合政府:大概就是政府系统崩溃之后重建的乌托邦系统。

6:bat:好吧我还是忍不住吧正联众人AU进来了5555【这里是老爷和罗宾共同驾驶【大少

7:先驱:遥远的星系中有一个叫做“Anteverse”星球,那里乌云密布、大地贫瘠、没有河流只有岩层。大气为黄色。岩层中生活着一种外星人“先驱”。这是一种殖民生物,通过不断侵占其他星球来繁衍生息。先驱掌握着极高的制毒化学和超空间技术,可以通过建立“虫洞”的方式将其他星球与本地进行桥接,从敌人内部渗透攻击。它们制造了一种体型庞大、浑身剧毒的生物兵器,作为入侵其他星球的部队,就是开菊兽。 

------------------------------------------------------------------------

好了这里是甜了一段,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小闪视角,文风就开始变得轻快活泼233相信我这篇文主基调是阴暗深沉的。。。。这里是做感情铺垫马上就要开虐了【糖哥要被阿尔法喷了】相信我,做好心理准备吧。

其实写到“你,你竟然射我!”的时候,超想打几个猥琐的符号。。。这情况要我是糖哥早亲上去了。。。后面小闪为了挽留别人干出傻事也是有依据的。。详见原剧。

要开学的更多点。。。这段时间要断了55555【斯密码色!  吃个饱吧。我是不会坑的相信我!!欢迎勾搭捉虫!还是那句话想看的给个动力吱一声!!

-----------------------------------------------------------------------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侵权即删        【本文设定作者小部分原创


评论
热度 ( 4 )

© 山寺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