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寺盛

此号主刷影视。
箭闪大法好冬盾也吃大胸联盟好!!
POI AHS KINGSMAN 大法好好好其他吃杂都吃!!微博@koromini
来找我玩!来找我玩!来找我玩!重要的事说三遍!!!约稿请私信=v=

边缘绿光【说好的AU环太平洋|明日边缘



边缘绿光【一】

配对:箭闪|Arrow x Flash   分级:NC-14【轻微暴力血腥描写   AU:环太平洋|明日边缘       

弃权声明:我连奖学金都没有,他们属于彼此。

巨大机甲的外壳泛着金属光泽,在初阳的照耀下,透着隐隐的深绿色的光。在隐隐露出的复杂的电线和线路板的中间,更显得其中部那个破损漆黑的洞十分可怖。

而Felicity仰头,金色的发映出了这炫目的光泽。深蓝色的战斗护目镜仍未摘下,看不清其后那双漂亮的眼睛。

Oliver从他战甲的出口小心的走出来,身上金属的护足有隐隐的破损,跟甲板摩擦,发出了难听的吱嘎声。一如既往的板着一张难看的脸,而漆黑的低气压盘绕更显现此次任务的不顺利程度。模拟塑胶箭柄还拿在手中,但巨大机甲难以分辨的掌中,机甲箭柄已不见踪影。

看见Felicity的身影,Oliver总算是面部柔和了一点。按了一下脑后部小小的解除键,庞大透光的实验室顶部,几只机械爪降下缓缓地将他身上复杂的模拟机甲拆卸了下来。而他其后扭动了一下手腕,走上前轻轻地拥抱了一下Felicity。随后一下不停的,迈着大步跨向了Dege。

Dege的面容绷得比较紧,套着一件纯黑的T-恤衫,左手举着永远在那里的淡蓝色的悬空显示板。

“能源损耗89%,机甲损坏度41%,部件遗失13%。”Dege结束检测,抬起黝黑的面孔,眉头纠得更紧了一些。

“我不得不提醒一句,要是你的胸口主机板再往前损坏半米,你的右侧系统就瘫痪了,Oliver。”

正在摘除战斗护目镜的Felicity听到这话猛地转回头来。

“或者你能源再损耗6%,你就回不到这里来了。”

Oliver没有任何的面部表情变化,只是迈着步伐,坚定地走过了头上那块巨大的显示板。

那是一块巨大的,黝黑的钢板,除了中间较为平整的显示屏外,其余部分透着跟实验室不符的古早气息。这块显示板十分简单,只显示单调的数字。而Felicity目光追随那个男人的声影,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数字。

“20天。”

亮而燥的红,这野兽一般的红色数字将她最后一点镇定与思绪也吞噬殆尽。

Kaiju攻击周期*0:20天。

她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胸口躁动的情绪。

没用的,不应该。她不可能再大吵大闹出言相劝,这些潜伏在深海的怪兽不会让她有机会拉着Oliver来什么儿女情长。

但出乎她意料的,Dege却开了口。

“Oliver,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Oliver回过头来。

“你再执意一个人驾驶‘Green Arrow’,你的寿命会就会持续缩短。而且你要承认,你一个人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Green Arrow’的威力。”

他的身影顿了顿,接着大步走上前来,似乎是想大吼些什么,但过了一会,却也只有沉默。笼罩在他阴影下的Dege却固执的抬着头,将左手向前伸,悬空的显示板上赫然显示着数据。

僵持了一会,实验室透明的墙壁外是刚刚出生的曜日。金色的光芒更加强烈的打在了“Green Arrow”的身上,却带不来一丝温暖。

多么黑暗的一个夜晚刚刚过去。

他身边黑金丝雀的位子依然是空着的,因而“Green Arrow”的机械长棍依然躺在Queen实验室内。而他咬着牙承受着浮动神经元连接带来的又一次巨大痛楚。庞大的太平洋在风雨中咆哮,被巨大的海底怪兽搅动着怒吼。咸腥的海水的味道,和怪兽体液毒液的味道混合在了一起。按理他闻不见这令人作呕的味道,但他将自己的唇咬得过紧,在又一次剧痛的袭击下,喉头涌上腥甜。

在这短暂的分神时,那对怪兽中的大一些的,将长长的尾刺甩了过来。其深深地扎入了Green Arrow胸前的主控板。红色灯光闪耀,刺激的他更欲作呕。刺耳的警报声回荡。一遍又一遍的提醒他右翼主控部被海水侵入。

外置摄像头向右转了转,在迷蒙的水汽中,那抹红色又一次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眼前。他眯了眯眼,被昏暗中金色的巨大闪电标志晃花了眼。在他及时反应向着右侧巨大的怪兽射出一支带着爆破红羽的金属箭时,他透过暴雨刷刷冲洗的外置摄像头,看见向自己扑来的那对怪兽中较小的一只,被那个红色身影隐约拦了下来。

冰冷,供暖系统应该也受到了损害。他哈出一口雾,看着爆炸声中怒吼后退的巨大的笨拙的怪物。这叫声饱含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与绝望,与引擎运动的轰鸣声夹杂在一起,越发尖锐。狂风暴雨疯狂的击打机甲与海面,世界震颤,是末日般的景象。

黎明永不来临。

收起弓箭,他换上了巨刀。这里离岸边过近,在毒液可能喷溅的情况下,根本无法使用热武器。艰难的搅动着海水,巨大的Arrow上前了几步,凭借登上过报纸的二十杀经验,一举将刀刺入了怪兽的心脏。

以往这种怪兽,顶多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但是失去了“Red Arrow”和黑金丝雀的协助,他竟然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干掉了一只。暴雨仍在冲刷,他在猛然喷溅的蓝色怪兽体液中有些迷失方向。

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大约在阿拉斯加湾*1沿岸,而在今夜不平静的太平洋沿岸,有大约20个机甲也在像他一样奋力搏斗。在前加拿大*2出现过又一次反机甲暴动后*3,他确信这个新出现的机甲“Flash”应该跟他一样也是来自前美利坚合众国。在机甲这样没落的时代,竟然还会出现新的创制者。如同黑夜浓黑中闪现的,又一点微缈将灭的星光。

尝到了流入嘴角的一滴冷汗的咸味,他额角绷紧,隐隐嘲笑着自己思绪竟还能转向多余的事情。而一个闪神,面前的怪兽竟然顶着着狰狞的雷光,带着黑影又摇摇晃晃着吃力的站了起来。

Oliver的眼角抽了抽。

这他妈是一只该死的Knifehead【镰刀头】*4!!!这种Kaiju相对较为笨重,但其延黄色动脉分布的鳞甲是有名的坚硬。同时最烦的是起两个心脏的特能*5。凭借这个它几乎摧毁了整个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同时还击败了有名的机甲先驱“流浪者”。因为暴雨与黑暗,他刚刚竟然没能认出它标准性的巨大镰刀头。

他不知道这只与流浪者遇到的那只相比孰轻孰重,但这只Knifehead在受到重创后竟然还能如此勇猛。明明在发出痛苦到极致的吼叫,喷发着一片又一片的血液,却还是在被染色的海面上逐步逼近。

他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在上置摄像头扫过的瞬间,KaiJu那四只凶狠,黑亮的眼睛,却在阴云和凝固的雨滴后,迸发着坚定无比的,闪烁着强大灵魂力量的目光。这样的眼神如钢石般的坚不可摧,却出现在了一只无主脑的低等生物身上。他有一瞬间的恍神,而后置摄像头显示,“Flash”的动作,在惊天动地的哀嚎响起的同时,有了一瞬的停顿。

Oliver闭了闭眼,眼部脆弱的神经在眼皮后泪泪的发热,灼伤至整个大脑。

瞄准其颈部的弱点,他忽视了系统进一步进水的警告,催动机甲大步上前。在其锋利的镰刀头更深一步的扎入主控板的同时,将刀子深深地扎了进去。

怪兽发出又一次哀嚎,而在这次哀嚎的催使下,原本被Flash压制的死死的小型的Knifehead竟然突然挣脱了束缚,不要命一般的一边怒吼着一边挥舞着巨大的镰刀头向着GreenArrow的方向奔来。

面对体型与力量以及敏捷度都小了一倍的Knifehead,Oliver轻轻巧巧的操纵着GreenArrow随便躲过了那致命的镰刀头,然后换成弓箭射了一箭黄色尾羽的带Kaiju血清抑制剂的箭,一箭穿喉。

他迅速的换箭,正准备射出带红色尾羽的死亡之箭。却惊异的发现那只小型的Knifehead却不转过身来反攻。就算被带强烈血清抑制剂的箭狠狠地射中了要害,也只是用短小的六肢固执的扑在那只较大的Knifehead身上。不停地哀嚎。

Oliver带着模拟手套,十分冷静的松开了食指与中指。

一道红色的强光闪过,巨大的“Flash”单膝跪在海水中,巨掌中,赫然握着的,是那只红色的机械箭。缓缓抬头,金色的巨眼震人心魄。

暴雨冲刷,惊雷的声音如此之大,竟然连在机甲中的Oliver也在麻木中隐隐感到了震动。蓝色的狰狞亮光一瞬闪过,凸显怪物黝黑身体上亮黄色的美丽纹路。同时,红色机甲反射出那样耀眼的光芒,刺激出了一丝丝震怒与不可置信。

现在都2040年了,距离2013年“K-DAY”*6已经有27年。虽然民间有出现过“OKK”*7以及“Three-Bodies”*8等组织,但Oliver没有料到竟然到了现在还有驾驶机甲的人会做出保护幼小KaiJu的举动。

是保护。

他扫了一眼前置摄像头,黑暗中看不见那只母兽四只可怖的眼睛。而幼小KaiJu的哀嚎还在回荡。他感觉到了悲哀,这悲哀不仅来自于KaiJu,还来自于面前闪烁无比光芒的红色机甲中,那两个纯粹善良到与这黑暗格格不入的灵魂。

我也是保护。Oliver牙根咬到发疼,一片又一片的幻影:父亲,母亲,黑金丝雀,人们的尸体……折磨得人几欲发疯。

额角在抽动,血液在急速上涌。不管不顾的,他急速抽出了最后一支红色尾羽的爆破箭,从另外一个角度射出。

又被拦截下来了。这一次,Green Arrow胸前的能源灯照亮了面前的机甲。体型更小一点的Flash出现在眼前。他惊异于Flash如此之快的速度,急速计算这将消耗多大能源的同时,将目光放向了急速闪动的通讯请求。

之前两次碰见这位“Flash”的时候,其内的两人都发出过通讯请求,但Oliver都没有理睬。这一次他却似乎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通讯接通了。

年轻的面容,包裹在红色的制服头盔后。他几乎什么都没扫清,却只听到了那个激动地,年轻的声音。

“呃……Mr·Arrow?呃,我是说,应该这么称呼么?对不起有点激动,因为,呃……算了,不是,嗯,你可不可以……”

昏暗中暴雨咆哮。Oliver根本没有多余精力,匆匆扫了一眼悬空的通讯板,连分出神来骂一声白痴都不想。趁着对方分神,绕过Flash,将刀捅向那只仍在哀嚎的小型KaiJu。

“呃……Arrow?要是速度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这是多么怪异的场面,在咆哮翻滚的大海中一只怪兽扑在另一只上,而两副巨大的机甲纠缠着,这两方却竟然看上去毫无冲突。阴云密布的天空透过的只有压抑,昏暗中绿光与红光闪烁着。

在Oliver终于忍无可忍想将刀子捅向Flash的主控板时,这假象般的困境却突然被打破。

那只巨大的Knifehead突然暴动,直接撕裂了Green Arrow的右肩。

这是绝望到极致的奋力一搏,混乱中,Oliver看到母兽坚定地眸子依然在闪烁。

红光又开始闪烁,Qliver开始头昏脑涨,警报声一声接着一声。透过通讯板,他看见似乎那位“Flash”那边也是一团糟。响起了警报,应该也收到了攻击。

明明一片慌乱,但这一次,他却深深记住了那张面容。隐藏在红色面罩后,带着惊慌。调皮又年轻,分明只是个大孩子。

多么熟悉的情形,依然是饱经磨难的右肩,一个月前的黑金丝雀也是这样带着一丝惊恐,在退出同步状态*9后挣脱电线横扑在Oliver的身上,随后金属碎片就急速坠落,贯穿女人柔软的胸腹。鲜血溅出,混合着内脏组织的碎片,粘糊糊的溅在了他的脸上。

而这次不一样。通过传感器Oliver感受到,自己似乎在被拖动。而且速度极快。两具钢甲与海水急速摩擦迸发大量热量。

是Flash。但下一秒巨量的海水突然伴随着警报声从右翼涌入。他的防水系统已经坚持不住。

那时他的前置摄像头正对着天空。

阴沉,云层广阔,蒙着血色,冰冷得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

“Oliver,你只有一个人。而“Three-Bodies”的总部就在几百公里外。”Dege的面容板成了一团,“单人驾驶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你不能这样下去,你需要跟Thea*10谈谈……”

“不。”

Oliver却没有继续向前逼近。

迎向Felicity怔住的目光,他却想起了什么似的,竟然有些神经质的微笑了一下。

“不是只我一人。”

……

他猛呼吸一口海边咸腥利刃一般的空气,在未搞清楚状况前,猛地掐住了身上人的颈子。

随后才察觉自己唇上温润的触感,以及青年逆光见不清的,瞪大的圆眸。

Oliver神经反射似的触电一般松了手,弹起来。在青年摸着脖颈喘着气又哀叹着自己磕疼的额头的时候,他花了大概几秒钟来适应这个状况。

他躺在一片细软的沙滩上,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远处隐隐有巨大怪兽倒下的影子,这里却安静的令人发慌。天还未亮,他看不清对方跳脚的样子,只隐隐有一个轮廓。Flash和Arrow乱七八糟的纠缠在一起。

“你的机甲进水了……我想帮你做人工呼吸来的。”青年红着一张脸,头盔已经摘下来了,“你这样对待救你一命的人也太不厚道了……”年轻的脸上那双眼睛在黑暗中闪啊闪的,睫毛透着光,真是一品无辜的样子。

Oliver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越过那只在原地喘气的小红鹿。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腕,他尽全力思索着目前的状况,同时一点也不想考虑对Flash暴露自己Oliver·Queen的身份到底孰好孰坏。

他走到机甲边,在检查的同时,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较为明显的问题。

只有这个小青年一个人站在这里。

他猛地回头,望向那个人。但却看不见他有丝毫的焦灼或是痛苦。

随即恍然领悟。

在机甲界总会有那么几个奇葩,除了用三人驾驶的中国的Crimson Typhoon【赤红台风】*11,还有不怕死依然一人驾驶机甲的人。

除了我之外,他想着,恐怕只有这个白痴了吧。

太阳初升了。在遥远的海平线那头,透过了一层又一层的云层。瞬间撒播出金色的光芒。而那淡淡的,蒙蒙的血色在瞬间便被击溃,退去。在这样的光芒下,远处怪兽的黑影与近处巨大的纠缠的机甲,更显得史诗般壮观,仿佛生根似的立在原地。

“呃,别介意。你是Oliver·Queen吧……我还真没想到你是个巨有钱的企业家……”青年咧开嘴,月牙似的眼眯了起来,而头上棕毛翘起的呆毛泛着初阳的光芒,几乎整个人都在发光,“公平一点,我是Barry·Allen,是个小小的警局工作人员。”

他伸出带着红色模拟手套的手。

在被阿尔法*11的毒液喷到后,Oliver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景象,却都发出这次未发出的感叹。

青年,Barry,他的Barry。淡绿色的瞳仁透着一圈光芒,极尽淡化的睫毛闪着,咧嘴笑得那么滑稽却又温暖无比。那个笑容,是发着光的希望,是只有没有经历过“K-DAY”的单纯纯粹的Barry·Allen才能拥有的笑容。

而现在的他,沉默着握住对面陌生青年的手。在这一刻,永远不会预料到:

在每次怪兽的爪刺入了他的大脑,注入所有阴霾后,他一次又一次绝望地庆幸醒来后唇上那一抹柔软。

Barry·Allen,他的眼睛是浅淡透亮的清潭。

黎明已然来临。

在阿尔法变幻莫测的瞳孔里,他是毒药,是蜜糖,是光芒,

是救赎与希望。

-------------------------------TBC--------------------------------------------

声明:可能有筒子没有看过环太平洋以及明日边缘,总之我就简单介绍。这是一个蛮庞大的体系,都是外星人入侵。然后人类组织机甲以及“围城计划”来抵御怪兽。只不过在这里,机甲不是由联合国制造的,是由民间自行出现的。而且是两人操作,这两人同步率要求很高,极为难寻。而官方只主推了一个“围城计划”【大意就是建造坚固无比的围墙,让怪兽无法入侵】【有点像进击】。然后这里的怪兽也是有人性的,所以绝望的末日背景下怪兽与人类的战斗,爱与背叛就显得更为尖锐与冰冷。

这确实是一个蛮大的东西,我自己都没信心搞下去。欢迎捉虫。然后明日边缘就是讲猪脚本身在战场上要死了的,但是突然死前被阿尔法的体液溅到【后有注释】,所以死后会一遍又一遍回到一个时间点,重新来一遍直到将阿尔法彻底杀死为止。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然后你们就会愉悦的发现如果写下去的话它就是一个虐虐的HE。

为了写这一点搜集了大量资料,望喜欢。【拯救首页无箭闪!!!!

注释

0:KiaJu攻击周期:科学家根据KaiJu攻击频率推算出的东西,按道理是越来越快,基本上预测了啥时会攻击;

1:阿拉斯加湾:是世界9大著名海湾之一,位于美国阿拉斯加州南端、介于阿拉斯加半岛与亚历山大群岛之间,为北太平洋自然条件较好的海湾之一,其沿岸分布着安克雷奇、西厄德、瓦尔德兹和科尔多瓦等良港,是美国宣布战时必须要控制的海上航道咽喉的第一个;

2:前加拿大:怪兽攻击后国家系统基本崩溃;

3:反机甲暴动:在怪兽有一次求和,结果被男主等联手戳破后,诞生的游行示威形式,致力于不用机甲死守围墙;

4:Knifehead:入侵时间:2020年 

高度:96米(315英尺) 

重量:2700吨 

速度:6

力量:7

护甲:7

毒性:中 

主攻区域:阿拉斯加安克雷奇 

主要战绩:击沉一艘渔船,几乎毁了美国机甲“流浪者”

 


 

行为特征:

镰刀头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体型最大的三级怪兽,相对比较笨重。它身背贝壳一般的盔甲,黄色的动脉密布周身,胸前两对前肢是它的攻击武器,其中主肢硕大无比。但镰刀头最有效的武器是其头部,像鲨鱼一样的刀头,前端狭长,力量之大可以贯穿整个机甲。

这是环太平洋里开头怪兽啦~那里面的男主就是因为它失去了搭档【男主就是机甲先驱流浪者。这里面的索性也沿袭设定啦~

5:两个心脏是我瞎掰的;

6:K-DAY:时间:2013年8月11日 

2013年,“虫洞”在太平洋深处的开启,并在旧金山引发了一场7.1级的地震。8月11日第一只被称为“入侵者”的开菊兽登陆旧金山,几乎毁掉了整座城市,人类最后动用了核弹消灭了这种怪物,但其剧毒血液在空气中蒸发,旧金山方圆百里变成了不毛之地。这场灾难史称“旧金山事件”,怪兽登陆当天被称为“K-DAY”。随后,第一波开菊兽在马尼拉、东京、悉尼、香港等地陆续出现。 

7:OKK:全名oppose killing KaiJu,即反对杀死怪兽组织;

8:Three-Bodies:其实这个AU了三体。。。总之性质跟上面那个差不多,稍微复杂些;

9:同步状态:指操纵机甲时两人记忆,意识完全融合在一起的状态。由浮动神经元连接做到。

10:Thea本身设定是ROY【红箭】的搭档,但两人闹矛盾所以神经元连接不了。Dege这么说是因为其与Oliver也可以同步,但他不想让妹妹上战场;

11:Crimson Typhoon【赤红台风】:中国机甲战士实体全身采用中国红进行涂装,这既突出了中国特色,也与其CrimsonTyphoon(赤红台风)的名称极为吻合。中国版“贼鸥”是唯一的3臂机甲战士,但从海报来看,它的右臂仍保持神秘。



名称:Crimson Typhoon(赤红台风)   

身高:89米   

体重:6122吨   

准乘人员:3人   

面世日期:2018年8月   

投放战场:中国-香港战区   

中国机甲战士指挥舱底部的互抵式组件,大大增加了颈部链接的灵活性;而液体软件系统提供了一流的操纵性能,是唯一可以容纳3人同时操纵的三臂机甲战士,实战中警惕性、攻击性以及防守力得到极大的提升。脚踝处的磁力流变速阻尼器使得活动个更加灵活;而右臂武器系统采用独有的加密多瓣形火炮,具有生物辨识发射功能,可以瞄准怪兽的骨骼进行精确打击。另外,指挥舱还具有望远镜性能,可以注意到较远距离的威胁。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图片资料侵权即删       【作者声明:本文设定小部分原创

 

 ----------------------------------------------------------------------------

呃。。。。这个还是搞得我挺作死的。。。T T之前有说过,这篇文是在绝望的末日背景下,作为长辈的口香糖教导不懂死亡与生存的后辈小闪,在这个过程中口香糖收到阿尔法毒液喷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被小闪电做了人工呼吸之后的经历,尽全部努力,却又只能又一遍看着身边的人和小闪死去。要写出来是很庞大很虐滴。所以搞得我腰酸背痛腿抽筋之后,我就这么打算:这个东西有点难搞,仔细想想。。还要画机甲?!呵呵呵呵。。。【搞死我吧】其实这么看也算是结尾了。我先停一下,要是有人想继续看下去,就在评论里吱一声。。。

 附带无字版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山寺盛 | Powered by LOFTER